教培业漩涡中的年轻人有人疯狂加班有人连夜转行

2021-08-06 11:49:51 来源:财经自媒体
教培业漩涡中的年轻人有人疯狂加班有人连夜转行

  文/李星野

  来源:棱镜(ID:lengjing_qqfinance)

  8月5日,数学老师郝晟超上了一整天的课,每节课2个多小时,上了3节,中午只歇了一小会儿。整个暑假他最多能休息五六天。

  文文和陈晨也都忙了一整天,压制着不安,忙着调整工作重点;她俩在几天前都听到了各自公司可能裁员的消息。

  同样在这一天,一大早,李远就从北京昌平区的家里出门,赶到新公司办入职手续,公司业务和防控疫情有关,急需人手;几天前,他和同事们刚刚从前公司仓促离开。

  这四位年轻人都是或曾是教培行业的一员。过去数周,国内教培行业风云骤变,他们的工作与生活也随之受到影响。

  7月24日 “双减”政策落地,这份全名为《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》的政策曾传闻了数月之久,监管力度之强、覆盖范围之广,让K12教培行业被“一网打尽”。

  移动互联网黄金发展期中,在线教育是风头最劲的行业之一,2020年疫情中更是大放异彩。而现在,学科类培训机构营利和上市融资被禁止,教培行业最大的三家上市公司股价、市值急速跌落:2021年初,新东方股价曾接近20美元,截止到8月5日已跌至2美元;学而思股价从年初的90美元跌至不足6美元;高途股价从140余美元跌至3美元。

  从业者于旋涡中以点滴汇聚洪流涌动。以下是四位年轻人的琐碎日常和一个行业的翻天覆地。

  “更忙了,未来也许考虑去公立学校”

  讲述人:郝晟超,机构数学老师,加班加点补课中

  我是机构专职老师,教小学数学。

  7月份正式文件出来,不允许教育机构周六日、寒暑假补课,但校区大部分利润靠寒暑假。机构考虑到可能没什么利润,甚至亏损;加上房子租约到期,直接把我们校区关了。

  已经报了课程的家长,被通知转线上,情绪很大。他们认为一是对孩子眼睛不好,二是学习效果会减弱很多,不少家长退课了。

  教委给的缓冲时间是到8月15日,这之前的暑期班还能上,之后必须停掉。我们机构发了通知,让孩子们提前把课上完。部分家长肯定不愿意,因为安排了暑假游玩,又多了一批退课的。

  有个孩子从2019年二年级时就跟着我上课,现在四年级了,他家长主动找到我,要给攒小班,铁了心要跟我上课。

  我用了一上午时间帮忙找教室,找了10家左右,对方都不愿意出租,倒不是钱的问题,这些还在运营的教育机构怕被查,得不偿失;后来我们终于找到一家素质教育机构的场地,一节课(2小时)场地费我从400元砍到300元。家长们也很高兴,教室租赁的钱他们平摊。

  暑期班比春季、秋季班更集中一些,现在一天安排三节课,连续上12天,一节课2-2.5个时,上午、下午、晚上各一节,其实很累。暑假60天,我真正休息的天数可能只有五六天左右,排得比较满了。

  之前没受到新政影响的时候,我一个月工资在2-3万元;课程排得非常满时,有3万多元。现在都变成自己的课了,不经过机构,我一个月能拿到4万元左右。不过这只是暑假,之后的情况还不明朗。

  我赚的多了,但家长负担的少了。

  家长在机构报课,一节课(2.5小时)280元。机构给我的时薪是200元/小时,一节课(2.5小时)500元。现在攒的小班,孩子们是相处了几年的,我也没多要,一节课1000元、4-5个孩子。对于家长来说,一节课便宜了80元;如果是一对一家教的话,1小时就要400-500元,家长觉得小班挺划算。

  也有个小问题,我现在社保没了。我们是机构专职老师,之前只拿课时费没有底薪。其实只拿课时费收入也不少,我们不用坐班,有课就去校区,没课就在家,很自在。但谁会想到会到今天这步?现在机构完全没有课时费。没有收入就没社保,从这个月开始我需要自己缴纳社保了,要去找代理机构。

  我们机构小学数学老师有100多位,我的续班率在80%-90%,可以排到全机构前20名。现在校区都关了,也谈不上续报率了。

  这次整改力度是有史以来最大的,短时间内肯定是改变不了,未来真不好说。我或许会看看公立学校的机会。

  “裁员30%,行业太内卷,整改是好事”

  讲述人:文文,95后,某教育上市公司员工,在职

  我们的业务属于素质教育模块,不是这次政策治理对象;但这周(8月初)领导也找每个人谈话了,梳理各自工作内容,第一轮要裁30%。

  简单来说,我们部门的产品是给孩子找到难度适宜的读物,逐步提升他们英语阅读能力。产品原来服务学前儿童至6年级学生,现在学前部分叫停了,但可以宣传1-6年级业务;学前儿童想学的话还是能学的。产品盈利方式一是会员卡,年卡几百元钱;二是阅读主题包,数十元到数百元不等;三是AI课。

  目前项目基本没有盈利,这种形势下,集团给出了30%的裁员指标。这是本周(8月初)得到的通知。那天一早,我的直属领导让组内每个员工梳理近期工作内容,然后上报。领导还问每个人是否有离职打算,她担心裁完还会有人再离职。

  我个人没有太多担心:如果裁我,会有N+1(补偿);如果不裁我,我可以继续观望行业发展,等合适的机会再跳槽。我想大概率不会裁我,一是因为工作年限长、在这里属于老员工了,对公司业务比较熟悉;二是领导比较认可我的成绩。

  但是我自己知道,不管这次裁或不裁我,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。首先,我不太认可上司现在的领导方式,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必须经过她确认,导致很多事情进度非常慢;其次,领导自己也没有想好,本项目现阶段的目标是什么,要获客还是要盈利,两手抓的结果是都做不好。

  还有一个事情,集团的另一大业务约有1万名外教,90%多在国外。现在这些外教都不能用了,只能从国内重新招聘,招聘难度很大。听部门负责人说,要动员全国分校HR帮忙招聘,否则业务会受到很大影响。

  这段时间发生这么多事,但在我看来,对教育的整改是件好事。

  这个行业“内卷”十分严重:获客成本高、盈利很难。从试听转化为购买高价课的比例很低,做到10%都已经算很不错了。如果是通过外部渠道,一个学员的成本大概在80元左右。

  线上英语分级阅读的竞品很多,基本都是通过0元学、9.9元体验课等低价课疯狂获客,用夸张的话术、展示优秀孩子案例等让家长焦虑;还有一些过于游戏化的方法引流,而其实真正的课程内容质量并不高。

  我所在的项目一直实实在在做内容,始终都没有像其他机构那样去做。

  现在国家出台相关政策:严禁烘托、渲染紧张氛围,故意造成学生或者家长的焦虑情绪、不得以学员的培训效果作推荐证明,不得从用户评价中挑选好的用户评价进行刻意展示……其实是给了真正做教育、好内容、好平台机构一丝喘气的机会。希望经过这次大浪淘沙,能把有问题的机构淘汰下去。

  “课程不好卖,我一周内转行了”

  讲述人:李远,前英语培训机构销售,闪电入职又离职

  我今天(8月5日)到新公司报到了。

  就是这几天时间,我办完了离职、面试、拿到offer(录取通知)、报到。新公司有部分业务是为北京防控疫情服务的,近期急需人手。

  我之前在伴鱼少儿英语工作。外界都觉得伴鱼绘本做得好,但是其实伴鱼最主要的业务是一对一外教。伴鱼是很不错的公司,我研究过竞品,其他家打广告很多,伴鱼没有,主要是通过家长间介绍实现客户增长,口碑更好;教师资质也好,团队挺“良心”的。

  如果没有这次政策,我相信伴鱼可以在行业里做到更靠前的位置;但政策来了,完蛋了。

  几个月前,政策开始管控K12,寒暑假不让线下补习班开,当时(伴鱼等)线上业务没受到太大影响。但“双减”政策一出,对于公司打击很大,没办法聘请外教了。

  我们平时周六日上班,周一休息。上周日(8月1日)下午,公司召开了大会。部门原来有20多名员工,一下子走了一半,剩下的可能也要走。外籍老师不能教中国孩子了,公司业务反应很快,要从外教转为中教,跟最初的理念背道而驰了。

  中教和欧美老师价格一样,都是140-150元/课时,一课时25分钟。不是说中教不好,线上这个价格的话,学生不如去线下补习班了。

  这种情况,课程销售就很难做了。

  我们的薪水是底薪加绩效,就是销售提成。如果完全没有绩效转化,工资是七八千,绩效一般也有几千块。我会跟家长聊天,这两年疫情闹的,许多家长也不太有闲钱,课程本来就不是很好卖。

  现在孩子们周六日不让补课了,(晚上)九点之后也不让安排课程了,孩子们老开心了。

  “去年年终奖可以选现金或股票,不少人选了股票”

  讲述人:陈晨,教育机构运营员工,在职

  我现在在做小学英语项目,今年5-6月从上家公司离职、加入新公司,前后两家公司都是大型教育机构。

  我跳槽的一个原因,是听说政策变化可能会对工作有影响,但没想到这么大。我的上一份工作是英语学前教育,三四月时传闻会对学前教育进行监督,我们很担心;我4月底开始找工作,5月底定下来新公司,做小学英语项目。

  6月,我们部门本来还要招聘,临时冻结了HC(名额),领导层肯定是知道了“双减”政策。我入职没多久,新政策就来了,现在好多课程要进行合规:晚上21点之后不允许授课、课程售卖也不能超过6个月。

  (合规)挺麻烦的,我们的课程有录播也有直播,现在录制完的课程大纲要改,按照6个月的体系、重新核算课时,老师们要重新录制。不符合新规定的课程不能售卖了,公司主要的业务还是对标校内的课程,数学、语文、英语,还有编程,有些(非重点项目)就停掉了。

  暑假近几天的课程还在正常进行,从9月秋季开始就严格不允许周末上课了。学科类课程,英语、语文、数学都挪到工作日18:00-21:00。

  据说学校放学时间要延后,可能会到18:30或者19点。如果真执行,留给孩子在家上网课的时间只有2个小时,现在课程要1.5个小时,可能很多家长会退费。目前,他们也还在观望。

  公司也在想办法应对政策变化,可能会多做录播课,同时改良课程。比如英语课是学科类课程,但英文戏剧类课程就不是,新课程就不教授英语口语、语法等;语文是学科类课程,但可以讲解文学故事。总之,课程不能对标校内大纲,要改成素质教育类课程。数学课不太好改。

  具体实行起来,公司也不知道家长们的接受程度怎样。

  我们的主讲老师是赚课时费的,现在都还在正常上课。如果秋季班退课的学员太多,势必会有一些老师上课特别少,影响收入。“双减”政策出来之后,领导开了一个会,说可能会有裁员动作,算是提前打了个招呼。

  今年年初,公司发去年的年终奖,员工可以选择现金或股票,不少人选择了股票。

原标题:教培业漩涡中的年轻人有人疯狂加班有人连夜转行